一声召唤,5名十堰汉子驰援雷神山:“不去会后悔一辈子”

时间:2020-02-09 08:30 来源:十堰晚报    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

临行前,5人在十堰东高速路口合影留念。

疫情面前,他们丢下家人,向最危险的地方逆向而行。他们说不出“国家有难、匹夫有责”“舍小家为大家”等豪言壮语,却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普通人的伟大——

2月6日,有着“武汉小汤山”之称的雷神山医院正式通过武汉市城建和卫健部门的验收,并开始逐步移交。从1月25日开建,大批援建工人拼尽全力与时间赛跑。在援建工人中,有5名十堰籍汉子,他们中年龄最大的51岁、最小的37岁。2月7日晚,当记者联系上他们时,他们已完成任务返回十堰,并主动开始自我隔离。

■记者 何利

一声召唤,十堰五壮士逆行驰援武汉雷神山

“国家需要,而我恰好有这方面的技术,哪有不去的道理”

1月25日下午,武汉市决定在火神山医院之外,再建一座“小汤山医院”——雷神山医院。

1月31日,湖北省安全技术防范行业协会向社会发出征召令,紧急征召弱电集成专业人员支援雷神山医院建设。“看到征召令,我就想到了我们单位下属的工程公司。”郧阳区广电网络公司总经理张成毅告诉记者,在他的印象中,公司员工尚士伟在这方面经验丰富,人也可靠,是个不二人选。正逢过年,武汉的疫情又重,尚士伟愿意去吗?张成毅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拨通了尚士伟的电话。尚士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且没有提任何条件。“国家需要,而我恰好有这方面的技术,哪有不去的道理。”今年43岁的尚士伟挂断张成毅的电话,把要去武汉援建雷神山医院的决定告诉了妻子和儿子。“他们虽然担心我的安全,但没有阻止我。”尚士伟的妻子是郧阳区的一名中学老师,儿子今年读大二,他的父亲已去世,母亲年近80岁。

简单做了做母亲的工作,尚士伟又电话联系了工友田华、习玉林和阮班全。“没想到,我一说明情况,他们都爽快地答应了。”尚士伟说,与此同时,身在十堰城区的杜凯也报了名。他们一边做准备,一边办理相关手续。2月1日中午,武汉发来准予前往的通行证。当天15时40分,5人在十堰东高速路口集结完毕。尚士伟开着私家车,载着杜凯等人向武汉驶去。

43岁的尚士伟、44岁的阮班全、37岁的杜凯和习玉林、51岁的田华,在不少人避之不及的时候,选择了逆行武汉。启程前,5个人在十堰东高速路口合了一张影。

与时间赛跑,一天只睡4个多小时

“大家都在拼命,我们也不能例外”

从1月25日下午开工到2月6日通过验收,拥有1600张床位的雷神山医院建成背后是万千参建者与时间赛跑的付出。尚士伟等人虽然只参与了4天建设,但在这4天里,他们每天只能睡4个多小时觉。

2月1日21时许,尚士伟等人抵达武汉后,被分配在安防三组。为便于识别,他们用记号笔在安全帽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班组序列。“安防组共3个组100多人,其中10人来自湖北省的广电网络系统,我们十堰就占5个。”尚士伟告诉记者。

尚士伟等人办理完手续,领取了简单的被褥等必需品后,住进距工地约3公里的武汉亚运村。那里是所有援建工作者休息的地方,几个人住一间房。“洗漱完躺到床上,已是2日凌晨两点。”田华告诉记者。2日早上6时30分,尚士伟等人起床,简单洗漱,统一吃了早饭。“特殊时期,每天早上都是青菜面条或鸡蛋面,大家都一样。”阮班全说。撂下碗筷,所有援建工人步行前往工地。为了赶时间,好几个工序同步进行。

尚士伟等人负责的工序是弱电工程,主要为整个医院安防系统、报警系统、呼叫系统做弱电安装。1997年中专毕业后入行的尚士伟,一直从事弱电工程施工。跟他同行的另外4个人,也是行业里经验丰富的老手。“我们每天8点准时开工,干到中午12点,在工地上吃完盒饭继续干活。”习玉林介绍,吃饭时间最多30分钟。安全帽、口罩和防护马甲,是工地上所有工人的标配。

下午干到6点左右,吃完盒饭继续加班到半夜12点左右。除去吃饭、上厕所,所有援建者每天都要工作15个小时左右,只能睡4个多小时觉。

3日,尚士伟等人干了一整天又连着熬了一个通宵。“赶时间,大家都在拼命,我们也不能例外。”51岁的田华是郧阳区杨溪铺镇人,跟年轻小伙子一样,每天凌晨两点睡觉,天不亮起床,连熬通宵也没有例外。接到尚士伟的电话后,他做通了父母和儿女的工作,在武汉几乎拼尽了全力。

为便于识别,尚士伟等人用记号笔在安全帽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班组序列。(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完工返堰,5人主动自我隔离

“如果不去,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”

2月5日晚,尚士伟等人顺利完成雷神山医院弱电工程环节。2月6日下午,办理好返程手续,5个人于当天15时许驾车离开武汉。“回来以后我们几个人就自我隔离了,这会儿都在宾馆住着呢!”2月7日20时许,尚士伟在电话里告诉记者,从武汉回到十堰,他们都没有回家,全部进入自我隔离状态。“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时期,自我隔离既是为自己好,更是为他人好。”尚士伟说,按照规定,他们将在宾馆里自我隔离14天。在房间里看看电视,给家人打打电话,是他们现在每天的生活内容。尚士伟是一名共产党员,说起此次的武汉之行,他表示自己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,“如果不去,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同为共产党员的习玉林,是郧阳区安阳镇人,妻子是家庭主妇,儿子只有9岁。

阮班全来自郧西关防乡,他的父亲前年去世,母亲67岁,两个孩子,老大17岁,小女儿刚满8岁。

(内容来源十堰晚报,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)
(编辑:沈进虎 新闻报料:8110110     在线纠错

推荐阅读

视频推荐


首页

回顶部

【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   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秦楚网”、“来源:十堰日报”或“来源:十堰晚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       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秦楚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       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-8208110

广东快乐十分